咸丰元宝宝苏当千真品图片

  • A+
所属分类:咸丰元宝

咸丰元宝宝苏当千图片及相关解读,来源于网络及相关记载,请藏友酌情浏览。

清代咸丰年间, 江苏的宝苏局亦为全国最早开铸大钱的钱局之一。从当时留下的奏章、公文史料反映, 该局迅速响应开铸的, 主要是当十、当五十、当百大钱。而从钱币收藏的实物来看, 尚有当五、当二十、当三十等试样钱。至于有否试铸过当五百、当千大钱, 由于未见当时的文献记载, 长期又未见实物, 钱币界大多持存疑态度。如《江苏历代货币史》即称:“ 江苏所铸咸丰大钱面值最高者为当百钱。”

咸丰元宝宝苏当千真品图片

《宝苏局钱币》一书的作者在“绪论”中亦称:“宝苏局咸丰大钱的最高值究竟是多少, 是否确有当五百、当千真品存在,需要认真研究。” 我们在编著《咸丰泉汇》时, 收有宝苏当五百钱币拓本, 并称: “当五百者, 原为浙江湖州某藏家所有, 后被人窃去, 现已下落不明, 甚惜。当千钱应有而未见。据戴葆庭云, 他曾在苏北地区两次见过宝苏当千之铜钱真品。”

宝苏当五百大钱早年曾为湖州陈达农先生所藏, 当时曾拓下墨本分寄戴葆庭、马定祥、蒋伯埙诸位。戴葆庭先生回信称“看后殊为快慰”。马定祥先生登门求观后也“颇为赞许” 。蒋伯埙先生初不敢邃信, 在见过原钱后, 亦表示“疑点释然”。故陈达农先生称:“诸泉家的重视, 证实这枚当五百钱确属稀有的创见品。原钱虽已失去, 所幸留有原拓供同好的欣赏与研究, 并可供日后其他各局当五百、当千的发见作为借鉴。”

至于咸丰宝苏当千大钱, 戴葆庭在给陈达农的信中提到: 早年“ 在南通曾见当千,未曾收得, 当是试铸, 极稀之品, 深足珍视” 。蒋伯埙给陈达农的信中亦提到: “ 据戴君云在苏北曾见当千者两枚, 是以推测彼时所铸咸丰, 均属五等大小, 惜集钱家对于清泉不甚注意, 以致未能有正确之统计耳。”而我们在《咸丰泉汇》之“咸丰各铸钱局满汉文、记值、铸材一览表” 中,亦把宝苏当千列为“应有而未见”者。

由于长期以来, 宝苏当千真品未曾再有露面, 因此一些作伪者曾臆造了若干宝苏当千大钱, 以图鱼目混珠, 从中渔利。《咸丰泉汇》之“ 咸丰伪钱” 部分即附录了三枚,均为臆造或以宝泉当千改贴满文“ 苏” 字后翻铸之物。

19 9 9 年, 上海施志民获悉苏北淮阴出现宝苏局咸丰元宝当千大钱一枚, 迅即连夜包车往, 果然是一枚咸丰宝苏当千试铸真品! 该钱为黄铜质, 直径67 毫米, 重51克, 阔边大样, 钱文楷书, 文字与宝苏当五百大钱相近, 宝字亦为击宝, 稳重端庄, 令人赏心悦目。施君得此大钱后, 喜从天降,当日深夜即打电话给作者报喜。后来孙仲汇、朱卓鹏、徐晓岳和我们均曾观赏过该钱, 大家都认为是开门见山的大珍品。

最近, 施君又郑重向我们提供了该钱之珍拓,以供本文首次披露。由于戴葆庭先生提及当年两枚宝苏局咸丰当千大钱真品均在苏北地区见到, 而这枚当千试铸大钱亦发现于苏北淮阴, 因此, 其铸地很可能是清政府为了在江苏北部粮台、河工、兵饷中加速推行和搭放咸丰大钱而在清江浦增设的宝苏分局。咸丰四年( 1854年) 七月初九日河道总督杨以增在奏文中曾提到清江浦宝苏分局赶铸大钱, 次年六月其奏文中还提到试铸当三十、当二十大钱, L因此, 该地曾试铸当千大钱亦在情理之中。

在《宝苏局钱币》一书中, 虽然不排除宝苏局曾试铸过咸丰当千大钱之样钱的可能性, 但还是认为: “无法仅凭一位收藏家言及见过当千, 而作为认定宝苏局咸丰当千确有真品存世之根据” , 认为“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有待钱币研究与收藏的进一步深人, 或许会有实物与史料的新发现, 借以促成问题的逐步解决。’, 而这枚咸丰元宝宝苏当千试铸大钱珍品的发现, 可证实戴葆庭先生昔时之言不虚。我们亦为该枚试铸当千大钱能填补宝苏局咸丰大钱实物见证之空白而兴奋无比。

正如我们在《咸丰泉汇》的“序言”末尾所说的: 虽然《咸丰泉汇》已出版,“ 但对于咸丰钱的研究, 仍需进一步深人探索” 。文章来源于搜狐媒体

weinxin
满汀洲鉴定联系方式
扫一扫或者保存即可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